維也納咖啡館探訪(七):中央咖啡館的咖啡攻略(中)

Advokaat(Advocaat)

這個我連念都不會唸了,英文稍微通用一點,Lungo+蛋利口酒,加發泡鮮奶油

advocaat_副本

Advokaat指的就是蛋利口酒,是荷蘭傳統的再製酒,主要成分是蛋、糖和白蘭地,某些酒商還會加入蜂蜜、香草、奶油等其他成分混合。一般用來當甜點的調味,也有人直接拿來當餐後酒。

Irish caffee

愛爾蘭咖啡,Lungo+愛爾蘭威士忌+鮮奶油

愛爾蘭咖啡的故事…我覺得有一點尷尬,是不是很多人都看過痞子蔡寫的愛爾蘭咖啡?(我國中的時候也看過)真是一個浪漫的故事啊,不過太過浪漫的咖啡故事通常可信度都不會太高,所以呢,想看浪漫故事的讀者自己去搜索吧,身為一個精品咖啡人還是實事求是一點。

比較可信的說法呢(當然也比較無聊),是發生在1942年的愛爾蘭。當時福因斯港(Port of Foynes)是美國和歐洲間旅客過境的一個中繼機場,某天愛爾蘭的爛天氣發威,旅客們都被凍個半死,機場餐廳的新吧檯手叫Joe Sheridan,為旅客的咖啡裡加了愛爾蘭威士忌,好讓旅客暖暖身子。結果一個美國鄉下俗(可能對於Joe來說)喝了以後驚為天人,就問Joe:「這是巴西咖啡嗎?」Joe應該是順口一說:「這是愛爾蘭咖啡」。之後就被鄉下俗帶回美國,並把配方發揚光大,愛爾蘭咖啡就在美國紅透半邊天。

其實大多酒精花式咖啡的發明,都是直接和當地人喜愛的酒類飲料做結合,這是很自然的(我也應該來發明一個高粱咖啡),因此可以推斷事件發生時咖啡+愛爾蘭威士忌的喝法早就已經行之有年

不過愛爾蘭咖啡的確比較特殊,因為他有傳統的比例,而這比例就是當初Joe構思的,因此愛爾蘭咖啡的重點其實不是咖啡+愛爾蘭威士忌(這個絕對不是Joe發明的),而是天才吧台手Joe用他精彩的技術研發出比例無比完美的愛爾蘭咖啡,可以說是史上最成功的創意花式。

Café Central Kaffee

中央咖啡館咖啡(或是招牌咖啡),Lungo+杏桃酒(apricot liqueur)+加發泡鮮奶油

中央咖啡館Maria Theresia

開玩笑,中央咖啡館的招牌咖啡耶!!!難道沒有一點厲害的典故??不過還真的沒有找到…應該也是一種維也納咖啡館傳統的喝法,不過我想應該不可能是中央咖啡館發明的。

 Mokka

這個有點詭異,就是指espresso

Mokka_副本

但這個字眼明明就是摩卡咖啡啊,不過摩卡的確在傳統的用法裡也可以泛指咖啡,是比較古典的說法。起因來自於過去咖啡的貿易幾乎都是從Mokka港出口的,因此也就習慣把Mokka做為咖啡的代稱。就像印尼的咖啡也被稱為java爪哇是一樣的道理。

Brauner

這個字德文的意思就是咖啡色(棕色),所以可見肯定是咖啡加了奶製品後的顏色,果不其然,是Espresso+未發泡的鮮奶油或牛奶

Brauner_副本

(這張圖不是中央咖啡館的Brauner,不過維也納的Brauner都是長這個樣子的)

Brauner其實是一款自由度很高的飲料,可以選擇大杯份(Grosser)小杯份( Kleiner),然後選擇要加牛奶或是鮮奶油,上飲料的時候也是給你一個奶盅,讓你自由添加,自己決定多深的咖啡色才是最喜歡的口味,這個名字和寓意還是蠻可愛直接的。

Brauner在德語世界中也是非常通用的家族姓氏,有些Brauner德國移民到美國以後直接將Brauner改成Brown,這應該就是Mr. Brown的由來(我亂說的,不要認真)

下一篇:維也納咖啡館探訪(八):中央咖啡館的咖啡攻略(下)

其他文章:

0 comments

No comments yet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